当前位置: 国际财经
美元流动性泛滥下:新兴市场国家为了抗击通胀,已有三国央行被迫加息!
匿名作者 • 2021-03-22 • 浏览次数:9939
近期,全球资本市场反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快速飚升,一度升至1.75%的水平,通胀预期大幅升温。

三央行先后加息,全球货币闸门正在关紧?

近期,全球资本市场反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快速飚升,一度升至1.75%的水平,通胀预期大幅升温。

而在美国推出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之下,全球也面临着输入型通胀。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不断飙升,通胀预期大幅升温,为应对当下情况,巴西、土耳其和俄罗斯节点宣布加息:

3月17日,巴西央行宣布将Selic目标利率上调75个基点至2.75%,这是巴西自2015年7月以来首次加息。息幅度也高于经济学家普遍预期的加息50个基点至2.5%。

3月18日,土耳其央行宣布关键利率上调200个基点至19%。该国主张保持低利率的总统埃尔多安紧接着20日宣布撤销本国央行行长阿巴尔的职务。

3月19日,俄罗斯央行行长纳比乌琳娜宣布将关键利率上调至4.5%。需求的快速复苏和通胀压力的上升要求回归中性货币政策

 

这次的加息主要是因为放水过后的通胀率升高,汇率贬值等因素做出的强有力的紧缩措施。跟发达国家比起来,因为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带动长期美债收益率上升的情况下,资金会从风险较高的新兴市场撤离。

疫情以来美国实施了多轮量化宽松,全球放水带来的影响已经显现,美元泛滥、美股创新高,同时物价也在上涨,这对经济极其不利,大宗商品的价格持续上涨带动制造成本的提高(原材料)。

防通胀是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的理由,美联储加息后,将直接通过债券市场与货币市场影响美元走势。但是,其对于美股市场的作用则是通过相对间接的渠道。

历史规律显示,美债利率上行、美元进入“强势通道”,往往会带动资金回流美国,部分新兴经济体的“尾部风险”容易暴露。由于普遍存在外债压力较大、国际收支失衡的问题,新兴经济体经常会在美元走强阶段,因资金回流美国而暴露尾部风险。

此时,为了遏制资本外流或本币贬值引发的通胀抬升,新兴经济体往往会“被迫”启动加息,进而对国内基本面产生伤害、进一步加大资本外流风险。

回顾历史:

2004-2006年利率从1%连续17次提高425个基点至5.25%,这也是目前美国最长的一次紧缩周期但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崩溃引发了危机的蔓延,全球金融体系几近崩溃,使所有战后危机都相形见绌。

1997年互联网泡沫下的加息互联网热潮令IT投资增长,GDP强劲增长,失业率降至4%,经济出现过热倾向;

美联储开始了1999年至2000年的紧缩周期内,将利率从4.75%经过6次上调175个基点至6.5%,当时爆发亚洲金融危机、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倒闭以及俄罗斯危机。

1993年到1994年美联储将利率从3%提高至6%,引发债券市场动荡以及墨西哥危机。

总的来说,就是当美联储量化宽松打压债券收益率时,持有美元的投资者就会寻求收益率更高的投资机会,比如新兴市场,反之当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其它国家外汇储备下降,美元回流。

原创文章,作者:匿名作者。转载请说明来源,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